“N号房”性犯罪开启数字新常态

2020-11-21 07:00 Odaily星球日报

N号房事件连日来一直是韩国社会关注的核心焦点。在这起事件中,出现了一种新的犯罪牟利工具,那便是加密货币。以往此类犯罪大多使用冒名存折进行交易,而这起犯罪却完全发生在网络世界,而且使用从法律、制度和技术上难以追踪的加密货币作为新的犯罪手法。“博士”赵周彬(音)的加密货币存取渠道暴露了犯罪分子通过加密货币谋取犯罪利益的各种手法。

经证实,赵周彬在自己经营的“博士聊天群”中要求加入群聊的用户使用“暗黑币”门罗币进行支付,不同级别的聊天群收费不同,最高收费合150万韩元。一般在黑市,门罗币会通过混合打乱交易(Mixing)的方式进行洗钱。所谓混合打乱交易(Mixing),泛指通过洗钱中介公司或者P2P,将非法交易和合法交易混合打乱在一起,使执法机关难以追踪交易行为的做法。在这一过程中,还会使用“钱包拆分”的手法。经调查,赵周彬也曾尝试通过这些手法进行洗钱,其犯罪牟利的数额也在相关调查中逐渐暴露出来。根据《韩民族日报》的报道,仅赵周彬的门罗币钱包中就存有2亿~3亿韩元左右的资金。根据CoinDeskKorea的后续报道,赵周彬的以太币钱包中最多曾有32亿韩元资金,比特币钱包中也存有3700万韩元左右的资金。

比特币洗钱反而比较困难

那么,在赵周彬的洗钱过程中,是否也使用了比特币呢?不同于人们的一般揣测,比特币反而比传统交易更容易进行资金流向追踪。因为比特币所有交易记录都透明记录在分布式账本中,很容易进行追踪。即便通过混合方式进行交易,也可以通过筛查黑名单追查资金流向。

令美国财政部头疼、使欧洲刑警组织举手投降的门罗币

但是,作为暗黑币的门罗币不一样。只要能够熟练使用电脑并具备丰富的加密货币知识,便可以使用门罗币等暗黑币实现近乎完美的洗钱活动。这一问题已经令各国监管当局头疼不已。今年3月2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OFAC)曾经宣布对两名中国人进行制裁,这两人涉嫌参与朝鲜相关网络攻击活动,盗取价值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就包含门罗币,但当局却对这一犯罪无可奈何。欧洲刑警组织更是在2019年12月直接举手投降,表示“无法对暗黑币门罗币进行追踪或分析,监管当局已经将这种强私密性加密货币视为重大威胁”。

为了进一步证实相关情况,记者找到多家韩国区块链网络安全企业询问追踪门罗币洗钱的方法,得到的回复大多一样,不是“我公司不追踪暗黑币”,就是“如果使用门罗币进行彻底洗钱,现在并没有可用的追踪方法”。

会不会有老手做出类似犯罪行为?

随着赵周彬落网,犯罪链条上的其他人物也不断被挖出。那么,如果核心涉案人在拥有熟练技术的情况下进行类似犯罪,会是什么情况呢?那样的话,对犯罪的追踪将会更加困难,就连鼎鼎有名的专业机构面对熟练的门罗币洗钱手法,也是一筹莫展。

若要对此类熟练犯罪进行追踪调查,首先需要政府监管当局改变当前以政府机构为中心的国际合作模式,积极与民间机构合作。通过与民间合作强化KYC(用户身份验证),就可以对进入关系网络的门罗币展开追踪。

不过,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变成一种普遍的犯罪手法。近日与国际刑警组织围绕暗网加密货币追踪技术签订合作协议的韩国数据分析初创企业“S2WLab”表示,“本公司使用积累多年的内部数据对暗网加密货币资金流向进行追踪的结果发现,比特币交易占90%以上。这意味着,即便是在暗网上,考虑到加密货币变现的方便性,大部分交易也是使用比特币进行的”。也就是说,一般人很难跨过这许多障碍,完全绕开追踪进行犯罪。

JOIND 朴相革 记者 park.sanghyuk@joongang.co.kr

本文地址:http://www.356368.com/news/122418.html

除非注明,否则均为356创业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延伸 · 阅读